太上漫画 > 历史军事 > 大唐:我在长安开酒馆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罗艺谋反

大唐:我在长安开酒馆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百三十七章 罗艺谋反

    县衙的事情之后,接下来一连几天常昊都没有出门。

    一方面是受福禄巷的猪肉影响,常昊需要亲自掌勺,改变茶楼在客人们心中的形象。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突厥商人那边一时半会儿拿不出羊皮,按照前几天商量的,突厥商人需要十天时间整备货物。

    俗话说得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羊皮,常昊就算有再多的办法也无计可施。

    刘屠户家中只有一老两小三个人,刘屠户受了伤,两个孩子无力照顾,常昊索性就让杜祁临时承担了这份责任。

    偶尔常昊还帮忙熬熬草药,带带孩子。

    茶楼的熟客们发现,这几日常记茶楼的新增了几种羊肉菜品的同时,还多了两个小二打扮的孩子。

    一男一女,好似金童玉女般,正是小女孩圆圆和小男孩刘千。

    小圆圆天生懂事,再加上粉雕玉琢,好似瓷娃娃一般,帮着客人点菜,前后跑动传话,只是看着便让人心生欢喜。

    小男孩刘千淘气好动,毛毛躁躁的,总是出差错,但因为年纪的缘故,便是不小心闯了祸,客人们也会一笑置之。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小家伙闯了祸后会一本正经是的道歉,既不会逃避责任,也不会让常昊帮着挡祸。

    刘千的一举一动常昊都看在眼里,见小家伙没有朝着熊孩子发展的趋势,常昊大感欣慰。

    值得一提的是,刘叔的事情发生后第二天,杜祁还请了一次假,说胜业坊那边有事情要处理。

    杜祁一大早就出了门,临到深夜才会回来,走路时姿势略显奇怪,常昊顺口问了一句,结果得到一个不小心撞了腿的答案。

    常昊没有多想,只是让杜祁以后注意一些。

    当时心思扑在茶楼上的常昊并不知道,后院空闲厢房中的那六千两银子里,已经少了五千两。

    正是他之前许诺玄奘的份额。

    之后几天,每逢常昊进厨房炒菜时,杜祁就在旁边打下手,表现的很是认真,而且上手极快,短短几日功夫,炒出来的饭菜,口感就已经接近常昊的水准。

    常昊只当杜祁有当厨子的天赋,殊不知,自打“请假”之后,杜祁的耗费在菜谱上的精力绝非常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白天常昊炒菜的时候,杜祁就在旁边观摩,茶楼一日三餐,杜祁更是一力包揽,为的就是能够多尝试几次,晚上休息的时候,杜祁房间的烛灯会亮到后半夜。

    常昊之前送给杜祁的那本菜谱,几乎被翻烂。

    对此,常昊都并不知情,玄奘却都看在眼里。

    知道归知道,玄奘并没有将这些事情告诉常昊,因为他很清楚,杜祁只是想要通过所作所为来表示对常昊的感谢。

    正月十五当天,一切照旧,常昊在柜台后面算账,杜祁在厨房忙活,而玄奘临时充当小二,做些洒扫的工作。

    仿佛一切都恢复如初。

    小圆圆和刘千则一如既往的在茶楼跑动,这几日下来,刘千已经很少出错,客人们结账的时候,还会说上几句喊上几句吉利话。

    例如“恭喜发财”“鸿禧云集”等等,偶尔遇到大方的客人,冲着这些话,还会打赏些许铜板。

    常昊没有任何克扣,全数送给了刘千。

    随着客人进门,杜祁的手下主动迎上去,小圆圆紧随其后,听到客人点的菜后,又小跑柜台跟前:“常大哥,客人点了清炒时蔬,羊肉羹,鸡蛋炒粉条……”

    “好。”

    常昊笑着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将写好的单子递过去:“送到厨房吧。”

    小圆圆点点头,顶着满脑门儿细汗朝厨房跑去。

    望着小圆圆的娇小身影,常昊摇头一笑,没等他继续低头整理账单,刚落座客人的对话随之传了过来。

    “你听说没有?天节大将军李艺据泾州谋反,如今已经率军抵达了豳州。”

    “什么李艺?应该是罗艺才对。”

    “哦?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

    “这‘李’姓是当初太上皇赐姓,可他现在谋反,又有什么资格继续占着李姓?”

    “原来如此,对方大军已至豳州,距离长安城只剩三百里,会不会直接打进长安城啊?”

    “嘘,慎言,这些话可不敢说!”

    “是是是……”

    随之,两人的议论声随即压低。

    玄奘将抹布搭到肩膀上,而后下意识转头看向常昊,眼神询问。

    常昊轻轻点头,但紧接着又摇了摇头,示意玄奘不必声张。

    罗艺谋反一事常昊早有预料,身为贞观年间第一个揭竿而起的好汉,常昊对罗艺记忆还是比较深刻的。

    当然,另外一方面原因是因为这位好汉从举兵谋反再到谋反失败被砍了脑袋,整个期间只持续了十五天。

    这期间还包括了罗艺举兵,再到朝廷派兵镇压的时间。

    准确来说,罗艺谋反后,李二就直接派出行军总管尉迟恭,然后两军还没交手,罗艺的手下只是听说了朝廷派兵镇压的消息,就直接反了罗艺。

    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罗艺领着百余骑兵北上大唐边境,意图投靠突厥,人还没到地方,刚过宁州,就又被剩下的一百来号亲信割了脑袋。

    简而言之,罗艺妥妥的脑袋瓜子不大好使,正是因为如此,常昊才会在明知道对方不怀好意的情况下,还答应帮其收购粮食,目的就是罗艺的银子。

    只不过事与愿违,最后粮食没到手,钱也没能骗过来,白白折腾了好几天。

    由于最后罗艺并没有从常昊手里拿到粮食,所以对方谋反也跟常昊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

    但无论什么时候,谋逆都是一等一的大罪,万一事后追究起来,牵扯到自己就不好了。

    玄奘得了常昊眼神授意,顿时心中了然。

    就在这时,门外刚好有人进门。

    “施主几位,请里面上座……”

    玄奘话没说完,直接改口道:“唐施主?”

    来人不是有段日子没见过的唐观又能是谁?

    听到玄奘的话,常昊也随之抬头:“哟,这不是唐公子吗?怎么今天得空到这边来了?”

    一边说,常昊赶忙从柜台后面出来。

    旁人自然享受不到店老板的亲自接待,但唐观唐公子是谁啊?

    长安城中的一流世家子,未来一段时间,常昊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即便不看对方身份,就冲着唐公子的重要性,常昊都得出面接待。

    “常老板还真开了间茶楼啊?”

    唐观还是第一次来常记茶楼,神色意外:“我一直都以为这是个噱头呢。”

    “看唐公子这话。”

    常昊乐呵呵迎上前,笑道:“开门做生意,诚字当头信字当先嘛。”

    说着,常昊抬手道:“快快,里面请。”

    唐观顺势进门,找了处空桌落座。

    坐下之后,唐观这才收起四下打量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道:“常老板,其实我这次来,是有点事情想要告诉你。”

    说着,唐观还抬手比划了一下:“或许会有一丁点强人所难。”

    看着唐观挤眉弄眼的表情,常昊下意识退了半步:“先说清楚,是哪个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