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历史军事 > 混在五代做枭雄 > 第九十九章 君子有所为

混在五代做枭雄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九章 君子有所为

    一时间,韦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就连徐县令也听说了这个消息,徐县令禁不住恼羞成怒,无论如何,他对于自己的口碑还是很重视的,一帮地位卑贱的平民百姓也敢对他议论纷纷,真是岂有此理!

    在徐县令的授意之下,孟县尉特意去了一趟肖家,孟县尉却一无所获,当他来到县衙回秉徐县令的时候,他的后背直冒冷汗,他不知道应该对徐县令怎么说。

    徐县令一见孟县尉面有难色,便知道他此行毫无进展,默然半晌,徐县令便忍住心中的怒火,道:“坐下说吧……怎么样?肖家人是否愿意接受韦家的赔偿?”

    孟县尉将半个屁股坐到椅子上,摇了摇头,支支吾吾道:“那,那肖氏不肯接受赔偿,肖老汉更是对下官怒斥了一番……既然话不投机,下官生怕惹得肖氏再次寻死,只好离开了肖家。”

    徐县令顿时怒不可遏,一气之下,随手便将旁边的一个茶盏扔到了地上,“哗啦……”一声,那茶盏被摔得粉碎,吓得孟县尉浑身不住地颤抖。

    “滚,你给我滚……”徐县令怒视着孟县尉,下了逐客令,孟县尉如蒙大赦,连忙灰溜溜地离开了县衙,他知道徐县令的脾气,要是自己继续留在这里,暴怒至极的徐县令说不定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直到孟县尉消失在视线之中,徐县令才长叹一声,喃喃自语:“没想到,这个小寡妇倒是个烈女啊……看来这件事已经无法调解,那可是越来越麻烦了,万万不能惹了众怒啊!”

    ********

    离开肖家,在回去的路上,何西都看着云飞扬铁青的脸色,禁不住有些担心,便陪着云飞扬一直回到官舍。

    两人走进小书房,何西都坐在一把椅子上,喝了一口茶水,沉声道:“司兵史,看样子,肖家人可是铁了心要与韦家人斗到底了,你以后可有什么打算?”

    云飞扬并不答话,他的双眼却忽然流露出一丝凶光,看得何西都大吃一惊。

    何西都苦着脸道:“可……可你这不是不自量力么?你要是继续帮助韦家人打官司,便是与县衙里的所有官吏们为敌,以后,你又将如何自处?你年纪轻轻,前途远大,何必自找麻烦呢?再说你在眉山县举目无亲,你就不怕徐县令……”

    云飞扬打断了何西都的话,大声喊道:“怕他?老子是吓大的?老子就是要自找麻烦,老子就是要跟这些徇私枉法的官吏斗到底了,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有死而已!再说了,死的不一定是我,或许是他们,或许是鱼死网破……”说到这里,云飞扬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

    此时的云飞扬,那凶狠的眼神就像一个冷酷的杀手,可是,杀手杀人要么是为了换取金钱,要么是为了报仇雪恨,云飞扬又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给肖家人伸张正义?

    “司兵史,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小子,你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啊!”何西都的心里“咯噔”一下,生怕年轻气盛的云飞扬干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来。

    “我要做个游侠儿,让姓韦的受到应得的惩罚,我要为肖家人主持公道!”云飞扬举起右臂,用力做了一个向下劈的姿势。

    何西都一看云飞扬的动作,登时背后直冒冷汗,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瞪大眼睛看着云飞扬片刻,这才问道:“你……你已经作出决定了?你不要命了么?”

    “我当然做出了决定,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老何,我不会连累你,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吧……如果你打算去找徐县令告密,那也无所谓。”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云飞扬相信,何西都或许不会支持自己,但他却不会告密,他不是那种卑鄙无耻的小人。

    “瞧你这话说的,你以为何某是那种卖友求荣的小人么?司兵史,既然你做好了决定,何某愿意助你一臂之力!”何西都一见云飞扬这般毅然决然,忽然也有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意气风发的少年时光。

    “真的?那么,云某就要先谢谢你了,一言为定哦!”云飞扬笑了笑,伸出来右手。

    “一言为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何西都也伸出右手,“啪……”的一声,两人击掌为誓,相视一笑……

    这几天里,韦卓洋一直被关在道观里好吃好喝伺候着,他原本就不认为云飞扬等人敢对他怎么样,所以,韦卓洋睡觉也睡得安稳,美中不足只是没有女人伺候他,他也着实憋坏了,只想着离开这里之后一定要去青楼好好玩玩。

    韦卓洋正胡思乱想着,张远霄突然带了两个帛隶过来,打开了这间厢房的大门,韦卓洋发现张远霄的神情似乎有几分冷酷。

    韦卓洋没来由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解地问道:“你们又要干什么?本公子正在休息呢……”

    张远霄打断了他的话,厉声喝道:“少废话,我们要提审你,你一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说话?赶紧出来!”

    韦卓洋瞪着张远霄,不以为然地道:“你不用嚣张!我认得你,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胥吏,等本公子出去,你们谁都不会有好下场,不让你们一个个跪下来求饶,本公子就不姓韦!”

    张远霄懒得跟韦卓洋多费口舌,冷冷地道:“等你活着回去再吹牛皮吧,把他带走!”

    张远霄自从听云飞扬说过“吹牛皮”这个词,便开始活学活用了,云飞扬经常不经意间说出一些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新词语,让他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张远霄与那两个帛隶押着韦卓洋来到了上次审问韦卓洋的那个厢房,此刻,云飞扬正端坐在一把圈椅上,目光凛凛地看着韦卓洋,那眼神中隐隐地带有一丝杀意,韦卓洋一见到云飞扬,忽然间有些胆怯,他的脸颊禁不住抽搐了一下,但却很快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