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历史军事 > 执剑问青天 > 第四章

执剑问青天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章

    半夜,顾泠弦起身,打开窗一跃上了房顶。

    真是冷清呢!后天就是十五了,但愿没事。顾泠弦拢了拢衣裙,觉着有些冷,突然,觉得身上一暖,转头便看到笑意盈盈的白非尘,失声道:“......回来了。“

    白非尘依旧笑着,与顾泠弦并肩而坐,说:“上来晒月亮也不知道叫上我。“

    顾泠弦不语,顺势倒入白非尘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药香,慢慢地睡着了。白非尘喃喃道:“马上就是十五了,虽然那事你提前做过了,但你还是睡不着,以往你都是睡个天昏地暗、几天几夜的,我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过去的都过去了,我和林绝定会护你一世平安,一定......“

    ......

    “听说了吗?纳兰家的小公子回来了。“

    “他那一身医术可真是绝了,三天就把城西的时疫给处理好了,真不愧是纳兰家的小公子!“

    “还有啊,当今陛下有意招他做驸马呢!“

    “驸马,哪位公主的?“

    “当然是先皇后所出的千仪公主喽!这等荣耀可真真的是头一份啊!“

    “四皇子妃恐怕肠子都悔青了!“

    “哈哈哈哈......“

    ......

    包间内的两名男子听到这些话,不由地付思。

    “皇叔,姐姐回来了。“年纪稍轻的男子先开了口,仔细一看,就是当今的九皇子,赫连轩奕。

    “本王知道。“对面的男子冷淡地回答道,显得毫不在乎。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异性王摄政王傅君北。

    “这下姐姐可要嫁人喽,纳兰家的小公子,嗯,不错不错!“赫连轩奕有些幸灾乐祸,玩味地看向面前地男子。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暗翼,我们走!“说完便摔门而去。

    赫连轩奕也不急,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茶,故作老成地说:“这万年冰山终归是要化的,不急于一时,不急,不急。“看得暗处的暗卫不由地嘴角一抽。

    ......

    “来者何人!“千仪公主府外的侍卫将玉琉璎和她的婢女紫惠拦在府外,凶狠地打量着玉琉璎。

    “大胆!这可是四皇妃!“紫惠开口呵斥道,对顾泠弦连同府中的人甚为不满。

    “属下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四皇妃,还望见谅!“侍卫连忙行礼说道。

    玉琉璎摆摆手,示意侍卫起身,问:“本妃数日未见公主,甚是想念,特此来探望公主,不知公主是否在府上。“

    侍卫心中翻了一个白眼,四皇妃啊,公主什么跟你好上了,我咋不知呢?不过面上仍恭敬地说:“公主知道娘娘要来,特意在园里准备好了茶点,娘娘请。“

    玉琉璎震惊,这千仪公主何曾对他人这般好了,连当今陛下的面子都敢甩,怎会?莫不是.....他......

    收回心思,玉琉璎跟着公主府婢女的指引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公主府的格局。

    “娘娘,公主说过,只准娘娘一人进去,她有些体己话想对娘娘说。“婢女在接近花园的地方拦下玉琉璎,不卑不亢的说道。

    玉琉璎看了一眼紫惠,只身进了园中,在不远处就看到了那一抹挺拔的身影,提着裙子小跑过去,一把抱住。

    “娘娘请自重。“白非尘早就知道玉琉璎来了,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这股冲劲还是让白非尘拿着茶水的手一抖,不过白非尘依旧笑着,真真的一个翩翩佳公子。

    “纳兰哥哥......“玉琉璎带着哭腔软软的说着,丝毫没有听进去白非尘刚刚说的话。

    虽然顾泠弦经常带着哭腔对林绝和白非尘说,但白非尘的鸡皮疙瘩还是掉了一地。挣脱锁在腰间的拿双手,白非尘感到一丝轻松。

    而玉琉璎则是用带着湿意的眸子疑惑地看着白非尘。

    白非尘收起嘴角的笑意,淡淡地说道:“从十年前你嫁给给四皇子之后,我们之间都过去了。“说完,白非尘觉得浑身轻松,压抑了许多年的话终于说了出来,嘴角又附上一层笑意。

    玉琉璎颤抖着身子,不可置信地说道:“纳兰哥哥,你我自幼一起长大,我的性子你最了解,我嫁给赫连轩澈纯属无奈之举,我心中爱的人一直是你啊!这么多年的情分,还不足以让你相信我吗?纳兰哥哥!“

    白非尘似是没有看见玉琉璎和听见玉琉璎所说的话,倒了一杯茶递到玉琉璎面前,关心的问道:“渴了吧,喝杯茶接着说。“

    玉琉璎一愣,随即泣声道:“纳兰哥哥,我知道你还在怨我嫁给赫连轩澈,我可以......我可以和你私奔,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回这帝都,每天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知道你最喜欢小孩子了,我在为你添一儿半女,我们一家逍遥地过着日子,纳兰哥哥,可好?“

    白非尘依旧十分淡定,不为所动,半响才说:“公主今日不在府上,让四皇妃扑了个空。“

    说完起身便要离去,玉琉璎看着白非尘左顾右而言他,便知白非尘已是彻底放下了过去,但还是忍不住问道:“纳兰哥哥,你当真要娶她?“

    白非尘头也不回,低低笑了一声,说:“我会让她幸福一世......“

    玉琉璎闭上双眼,泪水无声而落,她瘫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擦干眼泪走了出去。

    于此同时,顾泠弦已经到了摄政王府,想起小时候总喜欢粘着傅君北,不由得一笑,而这一幕,全都落在了傅君北的眼里。

    傅君北心想,以前那个总跟在自己身后的粉团子现如今已经长大了,出落得更加美了。

    顾泠弦转身,行了一个礼:“千仪见过摄政王。“

    傅君北看着顾泠弦,莫名的有些恼怒,不知是因为她那挑不出一丝错处的礼仪还是那疏离的称呼。

    在傅君北沉思的过程中,顾泠弦仍保持着屈膝的样子,等傅君北回过神,心疼不已,不过嘴上却说:“你以前可是最不守礼的,不等我喊你起身,你自己便起身了,怎么现在愈发愚钝了?“

    “是,千仪愚钝了,多谢摄政王教诲。“顾泠弦不咸不淡地说道,而傅君北身上的气息愈发冷了。

    傅君北揉了揉眉心,说:“你还是称呼本王为皇叔吧,本王听着习惯些......罢了,你从来都不肯听本王的话,随你如何称呼吧......听说你要嫁人了?“

    顾泠弦勾唇,说:“是,皇叔莫要担心,纳兰待我极好。“

    傅君北皱了皱眉,不语,顾泠弦又说:“此次千仪过来是来邀请皇叔您老人家参加婚宴的,毕竟您老人家从小看着千仪长大。“

    “本王会去的。“傅君北刚刚答应顾泠弦,随即便后悔了,因为一想到会亲眼见到顾泠弦嫁给其他男人,心有些隐隐作痛。

    “那千仪就先回府了,免得有人拆了我的公主府。“顾泠弦笑着说道,但实则已经困得不行了。

    “谁敢!“

    顾泠弦依旧笑着,说:“千仪告退。“然后转身走了。

    “暗翼!“傅君北看着天,叫出了暗卫。

    “属下在!“傅君北身后一阵风刮过,一个人便悄无声息地出现。

    “本王可是老了?“傅君北疑惑地问着暗翼,一只手紧紧地拽着衣袖。

    暗翼满头黑线,傅君北没有听到暗翼作声,摆摆手让他退回暗处,自己一个人看着天,思考着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