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武侠修真 > 染血的天路 > 第六十一章 议婚

染血的天路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一章 议婚

    东方家的大院里,那棵冲天而起的树依然矗立着。

    树顶,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一个树屋。无数的枝条缠绕着组成了绿色的墙,墙上绿意盎然。显然这些组成树屋的都是活枝,生命力异常的强盛。

    而树屋前,也是一根根的枝条组成了一个小平台。小平台的四面,有半人高的绿墙。绿墙外,是不断随着风飘动的青青翠枝。

    若是站在这平台上,向西向北都无遮挡。所以在这里,不但可以看见远处那高耸入云的通天柱,也能一览无遗地看见整个焦土镇。

    慕容此时正静静地站在这平台上,眼看着西方,沉思不语。她的纤长细指轻轻地摩挲着那栅栏墙的绿叶,绿叶在她手的周围不住欢快地跳动着,像是活了过来。

    她的眼神有些忧郁,眉头紧皱。西方是一望无际的森林,传来林涛阵阵。而在传说中,那森林的尽头就是一片荒漠和绿洲。那儿正是慕容原来的家。

    “这黑色来了,天是要变了吗?”她在自言自语。

    随后,她的目光就从那遥远的西方撤了回来,看向了焦土镇那唯一的一条街道。那儿,人流熙熙攘攘,叫卖声不停。现在是早晨八九点钟的时间,正是最繁忙的时刻。

    看着那儿,她的脸上一改刚才的愁,露出了笑。因为,她看到了,她的剑儿正和阿月一起手拉手向着街道上走去。

    “慕容、慕容!姐姐!姐姐!”

    树下忽然有人在大声地叫着,正是柳氏的声音。

    现在柳氏与慕容的关系是越来越亲密,本就形同姐妹的两人由于双方儿女的牵绊,更像是有了血缘关系般,再也不能割舍。便是这称呼也变得直接了当,直呼名字。

    “哎!来了。”

    慕容应得一声,一片绿意骤然亮起,然后她的身影就消失在那个几百米高的树顶平台之上。几秒之后,她的身形在树下闪了出来。

    这正是树遁。对于慕容家来说,掌控各种灵是一种天赋,掌握以后更是有各种神奇的妙用。除了可以利用灵来战斗,自然也可以利用灵来移动。控土的能土遁,控水的能水遁,控火的能火遁,而控了木的自然能树遁。

    “哦,你又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真是吓死我了!”柳氏拍着胸,脸上笑着,一副惊魂的样子。

    慕容笑了笑,拉起了柳氏的手说:“妹妹真是太夸张了,若说第一次见,这样的表情也算合理。可你也不是第一次见我这般下来,现在这样可就过了。”

    “哈哈,姐姐说的是,说的是。”柳氏也打着哈哈。

    “妹妹在这般时间找我有什么事?若是平时,你现在应该还在睡梦中的。”

    “姐姐,我是有个事儿找你商量。昨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都在想着这事儿。所以啊,一早就过来了。你看看,我这眼圈儿还黑着呢。”

    柳氏指了指自己的眼圈。

    慕容抬眼看了一下,发现她那漂亮的瓜子脸上,那双媚眼周围有一圈淡淡的黑痕,像是化了个烟熏妆。

    “有什么事,竟然会让你想了一夜?”慕容很惊讶。

    柳氏一拉慕容的手,向着屋内走去,边走边说:“姐啊,还是找个地儿好好说。我这夜班上得晚,又是一夜没睡好,现在腿软站不住。”

    慕容便紧跟着她来到了屋子里。

    屋内原本是有个老太太的,此时老太太却不见踪影。不过两人坐下之后,柳氏的话倒是一下子点明了老太太的去处。

    “我说姐啊,这阿婆不在,你得自己做所有的家务了。你看你,这一个来月,手也糙了许多。也不知这阿婆什么时候能回来?”

    慕容听着,笑笑说:“我希望阿婆能找回自己的亲人,若是她找回了亲人,就不用再回来了,这样最好。你想想看,又有谁不希望自己的亲人活着呢?”

    “上次酒馆里的消息传来,是说她还有一个孙子因为去了远方求学,所以没在那场灾难中死去。现在也不知道这阿婆找到了孙子没有,没个信儿过来。”

    “这我倒不担心,你那酒馆老板既然揽了这事儿,肯定会把她安全送到目的地的。”

    “恩,铁脚办事儿还是可以放心的。”

    “那你和铁脚的事儿什么时候成?都拖了好几年,你难道还没有在铁手和铁脚间选择好吗?”慕容忽然转了话题,同时看着柳氏。

    “唉!”柳氏突然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两人是铁血的兄弟,但都把这事儿闷在肚子里,谁也不说。你说我一个女人家的,总不能死皮癞脸地说要嫁给这些臭男人吧。”

    “呵呵呵,要我说啊。你这几年混在酒馆,这脸皮儿早就厚了,总不至于说不出这样的话。其实真相是,你心里也不知道该选谁吧?若是不成,便直接两个都要了吧。”

    “姐姐胡说,该打,该打!”听得慕容这般说,柳氏笑骂着拿手打了她几下。两人顿时嘻嘻哈哈一番闹。这情景,浑然不像两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倒像是十几岁的少女情怀。

    嘻闹了一阵,柳氏忽然正色道:“姐姐,我要和你说个正经事。”

    慕容一愣,她不知道这妹妹为何突然变得严肃。她轻点了点头,等待着柳氏说出她的事。

    “是这样的。”柳氏用手理了一下刚才有点散乱的前额黑发,“我家阿月十三岁过了,也正是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你知道,阿月这辈子肯定是剑儿的女人。我看着剑儿这一年来越长越快,已经是个大人了。也不知怎么回事,这段时间我心里就不太踏实,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我寻思着,我们是不是把他们俩的事给定一定,至少让他们先有个名分。”

    说完这些话,柳氏开始看着慕容,眼睛里满是期待。虽然她相信自家姐姐不会拒绝,但那种担心还是在脸上显露了出来。

    “妹妹说得在理,我也曾想过这个。我想等两人回来,问一下他们的意思。若是都满意,就挑个时间定了吧。”慕容听到了这个提议,答应得很爽快。

    柳氏却是一愣。她没有想到自家姐姐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愣神了一下。

    “妹妹,其实我最近也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什么事儿要发生。剑儿和阿月的事,是你担心的事,也是我放下下的事。既然我们想到了一块儿,那就早点定了吧。你来挑个时间。”

    “好的,姐姐。”回过神来的柳氏赶紧回答,“不过,姐姐。我们到时候该请哪些人来呢?”

    “姐姐我在这儿已经没有值得请的人了。若是阿婆回来,算一个,没有的话便只有我们娘俩。妹妹那儿有需要请的来几个来热闹一下就好,无须多人。”

    “是,姐姐说得在理。那······”

    房子里,两人开始在那儿商量起该怎么给东方剑和阿月定下婚事。

    门外,风儿吹得树叶响,片片黄叶从那树上飘落了下来,地上渐渐增多的黄叶像铺了一层黄毯子。

    这是深秋到了,冬天已经不远。